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中國西部煤炭網  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| 校友錄 | 回音壁
 首  頁  煤炭新聞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  煤礦人才  

王利雄:人脊(小小說)

中國煤炭新聞網 2020/1/11 22:10:09    小說林
  
      (一)
      撈不成撈飯熬成粥,談不成戀愛咱交朋友

      藍燕站在后山的水壩上,手里拿著艾草寫給她的一份長信,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,水壩里長滿了蘆草,微風一吹,沙沙作響,到了秋季還會結一些果實,黑色呈三角形狀,黃塬上的農民叫他蘆角角。小時候,藍燕和比她大三歲的艾草,等到了冬天,壩上水面結了厚厚的冰,兩人偷偷地跑進去摘蘆角角,拿回家后,艾草總會從蘆角角中間打一個小眼,用化肥袋子上的線繩子穿成一串,某夜,冷不丁給藍燕戴在脖頸上,唏噓著鼻涕說:“燕兒,等我長大了,一定娶你做婆姨。”每每這個時候,藍燕總是呵呵的傻笑。
      美好的回憶,恰似昨日,迷糊爺爺在后山的山疙蛋上,望見藍燕一副癡呆相,怕尋短見,也不敢靠近,遠遠的坐在那,拉著二胡唱道:
      灰毛驢馱一條灰口袋
      灰小子長一顆灰腦袋。
      九十月的狐子冰灘上臥,
      誰知道妹妹的心難過?
      藍燕回過頭,望向山頂頂上的迷糊爺爺,心里頓時開朗了許多,擦干眼淚,走下了大壩。
      藍燕和艾草從小耍大,又一塊兒上學,兩人形影不離的好朋友,直到藍燕稍懂男女之事時,他倆都已經在塬上讀初中,藍燕的父母偶爾趕集,給藍燕買點水果,藍燕總會等下了晚自習,給艾草傳遞一張紙條,讓其在操場上等她,分一些給艾草。而艾草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,有幾次甚至勸說藍燕以后不要這樣總給他留好吃的食物,讓別的同學看見不太好,尤其是對藍燕來說,而每次藍燕都倔強的說:“艾草哥,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艾草無奈的搖了搖頭說:“那你早點回去吧,我轉悠會再回去。”說完轉身走了。
      艾草的父親是小包工頭,一年四季在外面包工,臨近臘月,才趕回黃塬,匆忙買些年貨,騎著那輛黃塬上少有的摩托車,一路顛簸著回到碾子村家中,每當這時,是藍燕和艾草最高興的時刻,艾草他大像變魔術一樣,從身上拿出一包糖果,在藍燕記憶里,是吃過最甜的糖果。
      等初中讀完后,艾草輟學和他大包工去了,而藍燕考上高中,去縣城讀書,從此,兩人很少見面,除了過年時節,兩人才能相見,而那時,艾草嘴里叼著香煙,不熟練的吐著煙圈,行走在后山的大壩上,藍燕總是跟在身后,聽艾草講外面的花花世界,很少提起情感之類的話題。而藍燕依然深深地愛著艾草,總是不好開口,她想等艾草親口說出來,那樣她會毫不考慮的答應,和艾草在一起,她暗示了許多次,艾草每次都裝作視而不見。
      艾草并非不懂藍燕的用意,而自從藍燕踏入高中那刻起,艾草慢慢地放下藍燕,因為他懂得,他們以后不再是同條路上的人。藍燕學習很好,應該有很好的發展前途。等春節一過,艾草和他大騎著那輛摩托車,離開了黃塬,就在離開的前夜,艾草趴在燈下,給藍燕寫了一份很長的信件,拿給他媽說:“等他走了以后,交給藍燕。”
      親愛的藍燕,當你看到這份長信時,我已經離開黃塬••••••
      就在艾草寫完給藍燕的書信之際,后山圪蛋上傳來,迷糊爺爺拉著二胡唱道:
      你給誰納的一雙牛鼻鼻鞋
      你的那心思我猜不出來 
      麻柴棍棍頂門風刮開 
      你有那個心思把鞋拿來
      一座座山來一道道溝 
      我照不見那妹子我不想走
      遠遠的看見你不敢吼
      我揚了一把黃土風刮走
      山擋不住云彩樹擋不住風
      連神仙也擋不住人想人
      長不過個五月短不過那冬
      說是難活不過人想人
      你在那山來我在那溝 
      咱拉不上那話話咱招一招手
      撈不成那撈飯咱燜成粥 
      咱談不成那戀愛咱交朋友
      那夜,艾草躲進被窩哭得一塌涂地,而迷糊爺爺唱的這首歌,一直回蕩在艾草的腦海里。
      備注:(文中歌詞,來自陜北民歌)

      (二)
      井子里絞水桶桶里倒,妹妹的心事哥知道

      幾年后,農歷臘月初八,艾草開著小轎車,胸前掛著一朵大紅花,出現在黃塬,車后面跟著一個面包車,緩緩開進碾子村,藍燕遠遠的站在后山山頂上,望向艾草家,淚格蛋蛋拋在草林林。
      原來艾草這些年,在外打拼,結識了工地旁的小餐館服務員,兩人一來二去,就走在一起了,艾草他大現在也是黃塬有名的大包工頭,兩輪換成四輪了,拿艾草他大的話說:“人靠衣裝,馬靠鞍。”形勢不同往日,在黃塬臨近街面買了三間地皮,起了二層小洋樓,把艾草他媽也接了過去,一家人從此告別碾子村。
      這次要不是艾草結婚,也不會回老家操辦,主要是塬上沒幾個親戚,所以最后定于在老家舉辦婚禮,等婚禮完了后,全家搬入新蓋的小洋樓。自然村里面聽說,艾草他大在外面掙下了金山銀山,鄰家們一大早就過來幫忙,艾草他大拿出好煙招待,他媽趕緊叫艾草泡一壺熱茶,給叔叔伯伯們倒上,大家都說艾草出息了,自家子弟以后還的艾草幫忙照顧。艾草嘴里應許著,拿眼偷望向隔壁藍燕家。昨日,聽他媽說:“藍燕大學畢業回來,在家等待分配工作。”
      艾草的一群朋友,幫忙著張羅婚房,迷糊爺爺坐在村口旁的一棵老榆樹下,拉著二胡唱道:
      大紅公雞墻頭上臥,
      拿不定主意跟誰過。
      三十三顆蕎麥九十九道棱,
      妹子再好是人家的人。
      藍燕和艾草都聽見了,艾草長長的嘆了口氣,望向藍燕家有點發瓷。他媽來到艾草身邊說:“艾草,一會去你藍嬸家,讓明天一家人早點過來。”艾草木木的說:“好吧,我這就去。”走出自家院子,上了一道土坡,就到藍燕家,艾草遠遠的望見藍燕,在幫她媽收拾院子,站在坡口,有點失魂,就在這時,藍燕猛一抬頭,看見艾草站在那作難,趕緊放下手中的活,跑了過來說道:“艾草哥,聽說你明天就要結婚,我們兩家住的近,我爸又不在家,我媽又感冒了,所以,沒早點去你們家幫忙,你不會見怪吧。”艾草微微一怔,忙說:“你看妹子,見外了吧,我回來幾天,也沒時間過來看望你家。”藍燕她媽尋聲問,是艾草來了嗎?艾草說:“藍嬸,是我,過來請你們明天參加我的婚禮,早點過來啊。”藍燕她媽說:“前幾天你媽就給我說了,我一直病著,你叔又不在家,住的近反而沒給你家幫上忙。”艾草說:“也沒什么做上的,就是忙里忙外的。”藍燕讓艾草回家坐坐,艾草趕忙推辭,說家里來了親戚走不開,轉身下了土坡。
      藍燕望著艾草走進自家院,呆呆的杵在那,她媽在窗戶上看的真切,在屋內嘆了一口氣,藍燕為一時失態,羞得低著頭進屋,說:“媽你什么時候起來的?”她媽沒有言傳,在腳底下摸索著穿上鞋,走到院子說:“燕兒,給豬喂食了沒有?”藍燕在里屋應答喂了。她媽也沒再啃聲,去柴垛抱了些柴,回家做飯去了。
      翌日,艾草起的很早,開著小車去黃塬上迎親。而藍燕讓她媽替她給艾草把結婚禮物拿過去,一個人天沒亮就去了后山。
      備注:(文中歌詞,來自陜北民歌)

      (三)
      蕎面圪托羊腥湯,死死活活相跟上

      藍燕躺在碾子村她家土炕上,頭上踏著一塊熱毛巾,她媽忙里忙外的伺候著,更是不敢離開半步,生怕娃娃想不開尋短見了,她大藍懷禮去對面的山溝,給老墳點紙火,與其說點紙火,還不如說躲在沒人處,兀自嘆息罷了。
      藍懷禮咋么也想不到,藍燕女媳的,在結婚還沒有一年,竟在一場酒席上把命送了。老漢圪蹴在祖墳旁愁眉苦臉,嘴里念叨著:“老天爺爺啊,你讓我娃娃以后咋活人吶?”老漢老淚橫秋。藍懷禮是個有心勁的人,雖說,地地道道的農民,但是,莊戶人的營生,樣樣精通,在碾子村無人能及,尤其讓老漢得意的是,年輕時,一個人蓋起三間磚瓦房,在碾子村反響很大,也讓人們驚嘆了好一陣子,夕陽中,她大望著破舊的房子,在艾草家搬走后,更顯的單薄孤寂,唯獨冒著幾縷炊煙,方能感受得到喘息的生機。天漸黑時,老漢還沒有要回去的意思,掏出旱煙鍋子,裝滿煙葉,擦了三四根火柴,才點燃煙葉,老漢吸了一口滋滋有聲,感覺不太美氣,用大拇指把煙葉壓了一壓,讓煙葉盡量壓實些。
      后山的羊群,在娃娃們的吆喝聲中,走進了村莊,黃昏,在一朵鍍了金邊的云中迷失,藍懷禮站起身來,由于圪蹴的時間有點長,所以導致腳脖子發酸,一步一歪的走下山去。
      藍燕兩眼發直,神情恍惚,感覺這事像做夢似的,前兩天兩人還有說有笑的,咋說沒了就沒了。她媽看著孩子難受,圪蹴在灶火仡佬,偷偷地抹眼淚,她大從院子走進屋,家里沒有點燈,老漢長嘆了一口氣,在窗臺上摸索燈塑,放在當炕上,她媽在灶火內夾點柴火,把煤油燈點亮,老漢望了一眼睡在后炕邊上的女兒,若不是一起一伏,倒像一把爛鋪蓋,一句話也沒說,走出院子喂牲口去了。
      藍燕在黃塬中學教書,和她一起分來的還有縣農業局長的小子,叫高國慶,雖說是個城里高干的子弟,卻沒一點公子哥的架子,兩人一個教初二的語文,一個教數學,又在一個辦公室的辦公,時間久了,國慶對藍燕產生了好感,在國慶第一次愛情表達時,藍燕一開始沒有答應?;厝査?,她大說什么也不同意,說人家是城里高官子弟,門不當戶不對,再說了,怕自家娃娃嫁過去受委屈。國慶是個細心人,一次無意中聽說,一放假就粘著藍燕說想去農村體驗生活,藍燕實在沒辦法,只好答應以同事關系,帶他去碾子村轉一次,她大聽說藍燕把局長家的公子引回來了,也不好說什么,婆姨漢倆忙的殺雞做飯,在幾次接觸中,她大感覺國慶這孩子比較勤快,更沒有城里公子哥的壞習性,也就默許了兩個娃娃的戀愛,去年的今日,是兩人在黃塬中學舉辦的婚禮,在眾多的師生祝福見證下,兩人走向了幸福的禮堂。
      此刻,我豁然想起蘇軾的一句詞:“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••••••。”藍燕在碾子村睡了四五天,某個黎明,夢見國慶回來看她來了,她哭喊著問為什么?國慶剛要說什么,她媽一把將她推醒,原來是南柯一夢,翌日,藍燕起來,洗漱完畢,拖著快要散架的身體,向后山走去。
      只聽見,迷糊爺爺拉著二胡唱道:
      半碗黑豆半碗米,
      端起飯碗想起你。
      蕎面圪托羊腥湯,
      死死活活相跟上。
      三十三顆蕎麥九十九道棱,
      小妹妹就是哥哥的人。
      清早起來想起個你,
      洗面奶當做牙膏擠。
      備注:(文中歌詞,來自陜北民歌)

      沙柳,原名:王利雄,男,1985年出生于陜西神木,榆林市作家協會會員、陜西省煤化作家協會會員、中國煤礦作家協會會員,燕趙文學簽約作家、編輯,魯迅文學院首屆煤礦作家高研班學員;作品發表《詩人周刊》、《作家報》、《詩選刊》、《詩導刊》、《作家導讀》、《中國詩界》、《中國風》、《當代》、《陽光》、《河南文學》、《中華唯美漢詩精品選》、《山東詩歌》、《陜西詩歌》、《北方潮》、《西安商報》、《長江詩歌》、《未央文學》、《文學天空選刊》、《煤炭》、《新中國》、《參花》、《檢察文學》等發表詩歌、小小說、散文百余篇(首);詩歌作品收錄《中國當代詩人詩選》、《中國當代紀典詩集》等書中;小說《悲情黃土地之命運篇》收錄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書中。


本網記者:陜煤集團 王利雄      編 輯:一鳴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煤炭新聞網(www.9617211.live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本站實名: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
地址: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-3 郵編:400039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備案序號:渝ICP備17008517號
編輯部電話:(023)68178115、61560944
廣告部電話:(023)68178780、13996236963、13883284332
編輯部:
業務合作:   QQ群:73436514
Loading...
新疆35选772期开奖